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史海沉钩  >> 查看详情

历史手腕上的暖与苍凉

来源: 西非在线  日期:2017-12-13 01:28:05  点击:9103 
分享:

   挨骂

 
  孔子也曾被骂得灰头土脸,落荒而逃。
 
  《庄子q盗跖》篇中,孔子找到横行天下危害四方的盗跖,想劝说他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结果被盗跖一顿臭骂。盗跖说,我用刀剑祸害天下,人们都叫我盗跖;而你呢,你摇唇鼓舌,用言论来盗取功名,人们该叫你盗丘才是。
 
  说实在的,我读完盗跖那气势如虹的辩论后,也哑口无言。 
 
  宽厚
 
  汉代有一个叫朱买臣的人,家里一贫如洗。他的妻子耐不了这贫穷,弃买臣而去,嫁作他人妇。
 
  后来,朱买臣官至会稽太守。他回去的时候,正好碰上前妻和她的丈夫修路,景况凄凉。于是,他把前妻和丈夫一起接入府中,命下人好吃好喝地伺候。一个月后,妻子羞愧难当,上吊而死。朱买臣痛惜之余,给前妻的丈夫以银两,让他好生安葬了前妻。
 
  贫穷,是人生一场巨大的寒冷。比这寒冷更刺骨的,是人的孤独。最终,朱买臣从这场寒冷中走了出来。然而,更可贵的是,他在腾达之后,不计前嫌,依旧充满感恩地对待弃他而去的妻子。
 
  朱买臣的伟大之处在于:他用彻骨的寒冷与孤独,喂养出了一颗温暖而宽厚的心。
 
  坚守
 
  管宁和华歆,是三国时人。《世说新语》记载,有一天,他俩在园中锄菜,锄出了一块黄金,管宁继续锄地,把黄金当瓦片一样对待,而华歆却拿起来,看了看,才扔下。另一次,他们俩正在读书,外边敲锣打鼓,有华丽的车马经过他们的门口。管宁一动不动,华歆却丢下书跑出去看。华歆回来后,见管宁已经用刀子把他和自己共坐的席子从中间割开了,管宁严肃地对他说:“你不是我的朋友。”
 
  这就是有名的“管宁割席”的故事。其实,管宁在那一刻要隔开的,何止是席子那边的华歆,更是喧嚣,是浮躁,是利欲,是许许多多按捺不住的心。
 
  倘若当世还有管宁,不知道他一刀子下去,还能不能剪得动,这现世的纷纷扰扰,以及,说不尽的浮恨与闲愁。
 
  淡泊
 
  太得意与太落魄,都会活得很主观。因为偏倚的心境,必然会生出偏颇的眼光,而偏颇的眼光,必然会产生偏激的看法。
 
  在落魄的人看来,世界是冷的;在得意的人看来,世界是热的。很显然,这都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世界。真正能参透世事人生的,应该是淡泊的人。我想,那个结庐杭州孤山,梅妻鹤子,终生不仕不娶,并写下“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的词人林逋,一定真正参破了人世,悟透了人生。
 
  因为,淡泊,早已让一颗心,把这个世界端平。
 
  蜕变
 
  嵇康的死,与钟会不无关系。司马昭本有杀嵇康的心,再加上钟会火上浇油,说了好多嵇康的不是。最后,嵇康被推上法场。
 
  钟会为什么这么痛恨嵇康呢?据说,有一次,钟会带了手下一帮人浩浩荡荡地去拜访嵇康。当时,嵇康和向秀正在柳树下打铁,并未搭理钟会一行。钟会几次都表达出想和嵇康交流的意思,嵇康却始终没有接待钟会。钟会一行,只好灰溜溜地打道回府。钟会因此和嵇康积怨颇深。
 
  从历史来看,钟会不是一个小人。但怨恨,却使他在那一刻,人性里的恶意迸发,蜕变成了小人。(摘编自日本《新华侨报》 作者:马德)
 

相关

    暂无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