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人在非洲  >> 查看详情

军事看点:维和在三毛生活过的西撒哈拉

来源: 西非在线  日期:2017-12-13 01:40:20  点击:9000 
分享:

 贝拉鲁队友欢送慕小明回国(前排左二)。

  西撒哈拉,英文名Western Sahara,地处非洲大陆西北,全境领土面积26.6万平方公里,现有人口51.3万人,行政首府阿尤恩,即女作家三毛当年曾经生活过的地方。西撒哈拉由于存在着摩洛哥和西撒哈拉人民解放阵线(以下简称“西撒人阵”)之间的主权之争,至今尚未确定领土归属。1991年4月,联合国西撒哈拉全民投票监督特派团(MINURSO)成立。在双方达成协议的基础上,联合国西撒哈拉全民投票监督特派团(以下简称“联撒团”)负责组织和监督全民公投,以此确定西撒哈拉的未来地位。目前,联撒团在西撒哈拉部署有来自36个出兵国的约230名军事观察员。

  2014年2月14日,我受国防部委派前往联撒团担任军事观察员,先后在摩洛哥控制区的奥萨德队(ASD)、联撒团司令部人事处(G1)和西撒人阵控制区的贝拉鲁队(LAH)工作。2015年2月13日,我结束一年的任期,带着联撒团司令EmanEdyMulyono少将授予的两枚联合国维和勋章和评价为“表现优异”的离任证书回国。

  一颗未爆榴弹,距离车前轮仅仅20厘米

  经过几十年的战争,西撒哈拉境内留下大量的地 雷、炮 弹、集束炸 弹等未爆 弹。由于沙丘流动性大,雷随沙走,导致很难确定未爆 弹的准确位置。常常是一场沙尘暴或暴雨之后,原本安全的路线上不知从哪儿又冒出几颗未爆 弹。联合国花费大量资金聘请扫雷公司夜以继日地扫 雷,但未爆 弹数量太多了,据统计,目前仅仅在摩洛哥控制区内尚未排除的未爆 弹就有200多万颗。

  未爆 弹成为西撒地区军民最大的生命威胁,每年都有人员和牲畜误入雷区伤亡的报告。我曾工作过的奥萨德队辖区内已经探明的雷 场就有65个,其中最近的1个距奥萨德队仅有1公里。由于历史上的战乱,这里交通条件极差,没有铺设的公路,只有一些军事观察员在执行巡逻任务途中留下的车辙,因此,外出巡逻必须小心地严格按照GPS设定的路线行驶。即使这样,我们还是会在巡逻途中遇到未爆 弹。刚担任军事观察员不久,有一次我随经验丰富的也门老观察员阿布巴卡尔中校巡逻。在经过一片被流沙覆盖的路段时,平时爱说笑的阿布巴卡尔不说话了,眼睛睁得大大地盯着前方,突然他大喊一声停车。按照联撒团巡逻标准作业程序,我摇下车窗一看,眼前的一幕让我倒吸一口凉气,在距离车前轮20厘米的沙地里,露出半颗120毫米榴 弹。

  撒哈拉威人是西撒哈拉地区主要的民族,初见撒哈拉威人是在摩控区的奥萨德队。有一天下午我在队值班室电台值班,突然两个当地人闯了进来,一脸惶恐地说着阿拉伯语。我立刻将此事报告队长,并找来一名埃及观察员做翻译。后来才明白他们是撒哈拉威平民,被摩洛哥军队追捕,希望联合国能够保护他们。不一会儿,当地摩洛哥奥萨德分区的几个军人来到队里,声称这两个撒哈拉威人在摩洛哥的领土上刺探情报。这两个撒哈拉威人跪在地上乞求联合国能够保护他们,眼泪都流出来了。由于联合国保持中立的原则,我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被摩军官兵抓走。想着那两个撒哈拉威人被押出队门时绝望的眼神,我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儿。

  在我离任回国前,去与西撒人阵第五分区司令萨拉赫告别。这个曾经打过西撒战争的老兵对我说:“撒哈拉威人有句俗语,我们不相信耳朵听到的,只相信眼睛看到的。希望你回国以后,能够把你看到的撒哈拉威人的真实状况告诉中国人民,告诉全世界。”我答应了他,然而在深深同情这些撒哈拉威人境遇的同时,也对他们的未来深感忧虑。

  后面来的兄弟,别给中国人丢脸

  在贝拉鲁队的帐篷餐厅里,写满了离任观察员的留言和寄语,这也成为这里一道特有的风景。一个2000年在这里工作过的同胞留下这样一句话:后面来的兄弟,别给中国人丢脸。

  联撒团本身就是一个国际小舞台,每个人的一言一行都代表着本国形象,各国观察员也在工作和生活中暗暗较劲儿。客观地讲,中国军事观察员大多都是第一次出国执行维和任务,和很多外国军官相比,在语言、经历和专业性上我们并不占优势,但中国军人的刻苦钻研和敬业精神同样获得了外国同行的认可和尊敬。一个马来西亚的老观察员在一次聊天时开玩笑说,每次约好时间,中国人会提前一刻钟到,西方人会准时到,马来西亚人会晚一刻钟到,至于非洲的朋友那就看他们愿意什么时候来了。这个玩笑很形象地说明了在这里工作的中国观察员,都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在维护着中国军人的形象。

  在奥萨德队时,有一次执行长达1200公里的长巡逻任务,使用新配发的尼桑巡逻车,途中主油箱的油用完了,主副油箱间的通联油路出现故障无法联通,只好用管子把副油箱的油抽出来,再灌到主油箱去。同行的法国和洪都拉斯观察员不情愿地轮流用嘴吸油,一不小心就喝一口柴油。我说让我来试试吧,然后捏着管子的一头,将另一头插入油箱,手一松柴油就自动流出来了。他们都很佩服,法国观察员还酸溜溜地半开玩笑说:“你们看,中国人就是聪明,这就是为什么他们啥都能Copy的原因。”

  2014年12月31日,作为巡逻队长,我带队前往波利萨利奥阵线控制的第三缓冲区执行巡逻任务。上午8时30分,车载高频电台突然传来联合国西撒特派团司令部的紧急呼叫:“贝拉鲁1号巡逻队,今天上午,波利萨利奥阵线可能在第六缓冲区开展针对摩洛哥的人权示威游行,具体时间和规模不明,参谋长命令你们以最快的速度前往第六缓冲区实施核查。”

  接到命令,我马上打开随身携带的地图,发现如果选择最近路线,直接从第三缓冲区插向第六缓冲区,只需4个小时,但必须穿越大片雷 区,而且没有可用的GPS路线导航。如果我们选择折返队部,依靠GPS规定的路线导航,则可以避开雷区,但全程长达346公里,需要8个小时才能到达。

  来自尼日利亚的队友万达特中校对我说:“慕,为了安全起见,我们还是返回队里吧,补充足够的给养后,再决定是否执行这次巡逻。”而意大利的穆拉上尉则报告:“长官,我建议选择最近的路线快速到达第六缓冲区,我们可以小心沿着波军的车辙行进。”看我沉思不语,埃及的马哈茂德少校把我拉到一边,悄悄地说:“慕,万达特中校的建议有失军人风范,穆拉上尉的建议则过于冒险。作为朋友我有责任提醒你,去年,我的一个同胞在巡逻途中就遇上西撒人阵的示威活动,因为发表了对波方同情的言论,被对方偷拍了视频,上传到网上,结果联撒团将他提前遣返回国,现在还在埃及的军事监狱里服刑。你一定要慎重!”队友们意见不一。3分钟以后,我作出决定,带队立刻从第三缓冲区直接奔赴第六缓冲区监督示威。

  4个小时后,联合国贝拉鲁1号巡逻队平安穿越雷区,按时抵达第六缓冲区。这时我才发现自己身上的防弹衣都湿透了,而驾驶员穆拉上尉也是紧张的满头大汗,我们相视一笑。停火线另一侧,摩洛哥驻军在沙墙的据点上,荷枪实弹严阵以待。数百名撒哈拉威平民,挥舞着旗帜,呐喊着口号,向摩军的防御工事慢慢接近,其中有些人开始向摩军官兵投掷石块。但由于联合国巡逻队的及时到来,摩军始终保持克制,整个示威过程没有发生流血和骚乱事件。

  沐浴在祖国的阳光下

  记得一位维和前辈说过,维和回来最大的感受就是更加爱国了。远在异国他乡的时候,我们能深刻地感到强大的祖国就是我们最坚强的后盾。往返途中经停迪拜、卡萨布兰卡、伊斯坦布尔、巴黎转机,随处可见奔往五大洲四大洋做生意的中国面孔和琳琅满目的中国制造。当地人得知我们是中国军人,就会竖起大拇指说:“China,good!China,strong!”(中国好!中国强大!)

  在观察员队,有一次和尼日利亚队友奥拉德麦吉聊天的时候,他不无羡慕地说:“你们中国现在是经济世界第一了。”然后又补充一句,“你们按照购买力已经是第一了,我知道的。”

  2014年马航MH370客机失联后,李克强总理宣布中国第一时间调集21颗卫星进行搜救,在食堂吃饭的各国观察员从BBC看到这条新闻后,立刻哇的一声惊叹,随后将羡慕的目光投向我。那一刻,我觉得:作为一名中国人,我是多么的自豪,因为我的身后站着一个强大的祖国!

  (作者单位:解放军西安政治学院)



相关

    暂无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