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理论前沿  >> 查看详情

社会应该如何看待褚时健?

来源: 西非在线   日期:2019-03-07 00:36:17  点击:5927 
分享:
   
    文:章建民
    3月5日,在中国无论是PC端,还是移动端,都被一位91岁老人的去世刷屏了。他就是原来云南红塔集团有限公司和玉溪红塔(烟草)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原董事长、褚橙创始人褚时健。
    对于老人的去世,我也在第一时间发出微博,表示哀悼,我写道“褚时健的心态,正是现代社会需要的乐观进取心态。”但对于我而言,悼念的绝对不是这位老人生前对人类作出了什么巨大贡献,而是,老人可谓经历了人生大起大落,大喜大悲,这人生的巨大落差恐怕一般人早就压垮了,也早就走了。而他却却顽强地活了下来,还活到了中国人高寿年龄91岁。同时,还在70多岁出狱后开发出褚橙这个新品种,做出许多人不敢想不敢做的事。所以,人们去怀念的,应该是他的某一方面,比如人生在大起大落时如何应对和坚强?如何树立起一种好的心态?这才是我们关注的正确原因所在。而不是去为他翻案,为他歌功颂德。
    然而,事情似乎没有我想象那么简单,就在3月5日的网络和社交媒体上,包括微信和一些官方媒体上,伟大的褚时健,英雄褚时健,当代最可敬可爱的褚老,等等歌功颂德新闻不绝于眼、铺天盖地。让我感觉一阵阵凉意袭来,这些无休止的赞誉,俨然已经将褚时健描绘成一个伟大的英雄,而当年似乎判无期徒刑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是冤假错案。这不得不让我为中国社会三观颠覆而再次担忧。
    虽然我当年写过褚时健案件,但为了慎重起见,我还是再次认真查阅了百度:1979年-1994年,褚时健成功将红塔山打造成中国名牌香烟,使玉溪卷烟厂成为亚洲第一、世界前列的现代化大型烟草企业。1994年,褚时健当选全国“十大改革风云人物”。褚时健成为“中国烟草大王”。 
    1999年1月9日,71岁的褚时健因经济问题被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2001年5月15日,因为严重的糖尿病获批保外就医,回到家中居住养病,并且活动限制在老家一带。2002年,保外就医后,74岁的褚时健与妻子在玉溪市新平县哀牢山承包荒山开始种橙开始第二次创业。2004年获假释;后减刑为有期徒刑17年,2008年,减刑至有期徒刑12年。2011年刑满释放。至少官方从来没有为褚时健案件平过反,也就是说,法律对褚的判决是完全正确、正义的。
    我又翻阅了相关资料,褚作为一名中国共产党员,一个省属国企一把手,在上世纪90年代,私分了300多万美元公款,个人贪污上千万,建立了12亿元的帐外小金库,而且以权谋私,一个批条就能让身边的人获利千百万。他的女儿依仗他的权力,接受、索要了3600多万元人民币、100万元港币、30万美元。这些公开的犯罪事实,我想大家应该不会不知道。虽然,我不主张看透一个,但我以为,褚时健当时应该是动力机有应得,所以,从正确三观出发,他绝对不是英雄,更不是伟人,哪些令人毛骨悚然的歌功颂德,也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
    从死为大,既然人已经去了,对他哀悼无可厚非,无论是谁对一位去世老人,都有哀悼权利。但是如果有人一定要将一位曾经对人民犯下不可饶许罪行的人,塑造成一个烈士,一个英雄,一个伟人,一个被体制束缚,生不逢时的普罗米修斯,一个“感动中国”的人物。作为笔者真的不仅仅是看不懂,更是不可以理解。到底我们这几年来在传播什么人生观?什么样价值观?甚至什么样世界观?我们思想宣传部门应该反思啊!
    大家应该知道,1995年我们人均GDP是刚刚到5000元,那么贪污上千万,是什么概念?生在那个时代的人都明白,不需要我解释。对于法院的判决,他本人从未否认,那是证据确凿的事情。如果换了是个普通的共产党员,一个普通的国企领导,估计大家早就异口同声骂起来了。
   的确,褚时健,是曾经红塔山商业王国的传奇人物,或许也是众多中国企业家心目中的教父,也是资本的一面旗帜,他也确实对当时对中国企业的改革和发展作出过贡献。
    我对褚老没有恶意,本来也不该在他去世的日子里说这些不中听的话,毕竟死者为大,但我实在忍不了这个谀词满天飞的环境,实在忍不了这些媒体的歪曲事实和煽动情绪。我觉得一个健康的社会,必须要有健康的三观,所以,我支持悼念,但反感称之伟人、英雄,以媚俗式的歌颂。
    褚时健的能力非常强,这是公认的事实,他在六十年代的时候,是个“救火队长”一样的存在,当过农场副场长,当过糖厂副厂长,每到一处,都能扭转亏损,让企业找到出路。他人生的巅峰,是1979年出任玉溪卷烟厂的厂长,褚时健雷厉风行,解决了设备老旧、技术落后的难题,他在那个时代,就敢以厂子为抵押,借银行贷款更新设备,引进技术人员,三年之内, 玉溪卷烟厂税利增幅高达30.63%。
    90年代中期,褚时健已经让玉溪卷烟厂成长为亚洲第一、世界第三的烟草集团了。“红塔山”的无形资产已经高达332亿元人民币,褚时健也成了当之无愧的“烟草大王”。他也获得了一系列荣誉:云南省劳动模范、全国劳动模范获得者、全国优秀企业家、全国“十大改革风云人物”。1993年左右是玉溪烟厂一年利税85亿,相当那时300多个中等农业县的财政收入总和,他的功劳是极大的。
    但是就在走上人生巅峰的时候,褚时健也开始走向他人生和事业的转折点,他利用权力为他人批烟倒烟,当时一条“红塔山”出厂价四五十元,转手就可以卖出150元的高价。只要和褚时健搭上关系,拿到红塔山出厂烟,你可以瞬间变成百万、千万甚至亿万富翁。
    利字当头,无数官员、商人趋之若鹜,和褚时健进行利益交换,90年代,河南省三门峡市烟草分公司某人勾结洛阳水泥厂驻洛办事处临时工林政志, 用行贿手段, 先后给云南玉溪卷烟厂厂长褚时健送去大量礼金和金货,从玉溪卷烟厂5次购进卷烟8167件, 获利818万元。1994年,中纪委查办原贵州省委书记刘某某的夫人阎建宏腐败大案发现,阎从云南批了5万件“红塔山”香烟,倒卖后获利大约一千万元。
    褚时健的妻女亲人,更是把玉溪卷烟厂当作了自己私家的金库,肆无忌惮予取予求,他的妻子“烟草皇后”马静芬,共收受140多万元人民币、8万美元、3万元港币和大量贵重物品。他的女儿“烟草公主”褚映群,利用父亲的权力,索要和接受3600多万元人民币、100万元港币、30万美元。这在当时,都是骇人听闻的天文数字。
    褚时健本人,也绝不干净,1995年,年过70岁的他即将卸任,新总裁就要上任,他不甘失去权力和巨额财富,便指使副厂长乔发科、总会计师罗以军,私分了300多万美元公款,褚时健得款174万美元。而在面临司法调查的时候,褚时健不但不配合,反而试图携带外汇准备潜逃国外,被边境公安截获。
    其实,国家和体制从未对不起褚时健,贪污被判刑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褚时健本人也从未表示有异议,他有很大的功劳,但是他也犯了罪,当时中纪委的领导拍板,“功不抵过,过不掩功”,这是非常客观的。当时贵州的一位省级领导,贪污数额不到褚的三分之一,直接被判了死刑立即执行,而褚时健只坐了3年牢就保外就医了,这已经是格外宽大处理了。
 
    2012年的时候,褚时健出狱后筹了1000多万,在哀牢山包下2400亩土地种橙子的新闻火了,王石去拜访他,柳传志为他站台,各大媒体都在夸他80多岁高龄还在创业,推崇他一生奋斗不休的精神。但诸位动脑筋想一想,如果一个80多岁的普通老人,有这个能力弄到1000多万吗?能够包下2400亩土地吗?种的橙子会有销路吗?渠道商在哪里?资本和媒体包装出了一个老英雄,重写了一个“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的故事。
    褚时健是个了不起的枭雄,他一身机关算尽,为自己织了一张庞大的关系网,但并没有能够保护好自己和家人,他的女儿入狱后自杀,这件事也让他痛悔不已。但在他出狱之后,到了商业至上的当代,他当年织就的那张关系网余荫尚在,开始回报他了。所以,在众多媒体和营销号的笔下,他几乎成了一个生不逢时的英雄和圣人......
    我钦佩褚时健的能力,我钦佩一个能力出众、手腕灵活的国企领导;我更钦佩一个艰苦奋斗、脚踏实地、带领企业工人和当地人民致富的企业家。但我是个唯物主义者,一切的判断,都要实事求是、一分为二。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我们没有必要揪着缺点和错误不放,但错就是错,罪就是罪,我们更不应该颠倒黑白指鹿为马,把一个贪污的官员,一个犯罪的企业家,洗白成生不逢时的英雄和圣人。
    褚时健是个大人物,是个特殊时期的盖世豪杰,是个能够在低谷中从头再来的好汉,这没有错,但你们不觉得网络上满篇的谀词有点过分吗?这个时代,劳苦大众对富豪的膜拜,有点可笑,有点病态。许多人盲目崇拜和歌颂褚时健,只说明社会的病态严重,只说明许多梦想十分丰满,现实却越来越残酷,有人说,我们当下社会缺少的是反思,我们每位领导,每一个人都必须反思,为什么我们会去热衷歌颂一个曾经犯下大罪的人?想想为什么中国骗子盛行,P2P、电信移动诈骗遍地,网络诈骗数不胜数,假冒伪劣商品屡禁不止,就是因为,社会三观已经被严重颠覆,天天热衷天宣扬福布斯富人排行榜,只要有钱会赚钱就是大爷,不管你的钱来自哪里。
   褚时健走好,红塔山走好!这一切恐怕不褚时健的错,老人的豁达和坚强的心态,值得每个人学习。但社会的三以判断错误也不是哪个人错,而是整个社会大气候的导致的。这是件令人悲哀的事情。

相关新闻

    暂无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