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理论前沿  >> 查看详情

这么多书记落马,广东纪委曾经发生过些什么?

来源: 西非在线  日期:2017-12-13 00:43:14  点击:9120 
分享:

   最近看了部老电影,顾长卫的《立春》,里面有一段经典台词“每年的春天一来,实际上也不意味着什么,但我总觉得有什么大事要发生。”发不发生大事不好说,但春天来了,确实有股蠢蠢欲动的力量,老让人想到外面走走。好多地方的梅花都已经冲寒而开,据说这几天还要下雪,倒正是踏雪寻梅的好时候。


   春天就是这样,即使一直被余寒压着,仿佛季节忘了变换,突然有一天,一两朵花就宣布了它的到来。这就是趋势的力量,也许迟缓,但从不会缺席。反腐场上也是这样,有些注定要落马的人,常常好久都没有准信儿,不过早晚有一天要尘埃落定,就像春天迟早要来。广东省江门市原市委书记毛荣楷,就属于这一类的人。在没有被通报、“低调”地接受调查八个多月后,毛荣楷日前被“双开”,移送司法机关。


   去年毛荣楷被带走调查的时候,有关部门没有按照惯例予以通报。只是在新任市委书记的任命大会上,广东省委组织部长李玉妹在讲话中指出江门一些领导干部相继因涉嫌违纪违法受到查处。选择这种心照却不宣的方式,也许是为了缓冲市委正副书记同日被调查,给江门官场带来的震荡。因为事后人们才知道,去年5月25日当江门市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邹家军被宣布接受组织调查时,市委书记毛荣楷也同日被带走了。


   谈到毛荣楷的落马,当地人总会提起“江门腐败窝案”。去年以来,江门市除了市委书记、副书记外,还有相当多干部被卷入。比如2015年曾荣获“全国优秀县委书记”称号的江门市委常委王积俊被爆曾向毛荣楷行贿,广东省委第六巡视组组长刘志伟被调查,也与江门窝案有关。所以很多人会把毛荣楷的落马,归因为地方性政治生态败坏。但直觉告诉我事情没那么简单,江门可能仅仅是毛荣楷问题的一小部分。


   梳理毛荣楷的履历就可发现,他到江门工作仅有一年出头,而这之前他在广东省纪委“深耕”九年,并担任了省纪委副书记。他与已被判刑的广东政协原主席朱明国(时任广东省纪委书记),同一年进入省纪委。与已落马的原广东省纪委副书记、省监察厅厅长钟世坚,同一年离开纪委。他与此二人都曾长年共事,而当他的这两位前同事都落马后,毛荣楷竟然又到江门去当了一年零四个月的市委书记,才在钟世坚的检举之下跌下马来。这样看来,江门或许当初仅仅是毛荣楷选择的一个“避风塘”而已。而他到了江门,竟然还在收受贿赂,他是觉得自己肯定不会有事么?好在事实最终敲碎了他的南柯梦。


   仅就目前的信息,还看不出朱明国与钟世坚、毛荣楷之间到底有什么利益勾连。但钟世坚的检举能把毛荣楷拉下水,说明他的确掌握了对方的“核心机密”。一个纪委副书记掌握了另一个副书记的腐败证据,却不向书记报告,这其实是个假纪委吧。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跟书记报告了又能怎么样,毕竟那时的书记朱明国也在“忙着”,哪有空管你们。


   即使这样,我们还不能说广东省纪委都是被朱明国搞坏的,因为我搜了一下才发现,原来朱明国的前任王华元也落马了,和他一样都是判了死缓。王华元在广东省纪委干了六年,后来在浙江纪委书记任上被查,最后法庭认定他在广东期间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取财物。


   十八大以后,包括中纪委在内,各地纪委系统“清理门户”的成效很大,许多“内鬼”在阳光下魂消魄散。但像广东省纪委这样,接连两任的省纪委书记、两位副书记都落马的省份,还确实不多见。广东历来是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活跃的经济也给利益寻租带来了机会。在此前的大环境下,可以说王华元、朱明国等人严重腐蚀了广东的纪委系统,留下了巨大的负资产。十八大以后,广东省纪委班子为清除纪委系统内部的腐败存量,可谓壮士断腕,汕头、梅州、茂名等多地纪委书记被查。为此,广东省纪委在2014年就成立了内务监督委员会,请社会各界对纪委进行监督。可以说是吸取深刻教训后的制度创新。


   近年来广东反腐的一大特点是,查处的厅级干部数量一直领先。而以往中层干部常常是利益勾连最为复杂、点多面广最难突破的一环。这说明广东纪委系统在自我清理之后,元气得到了恢复。其实也不难理解,虽说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但哪有春风吹不开的冰层,这就是趋势的力量。(文/于永杰)


相关新闻

    暂无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