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理论前沿  >> 查看详情

关品方博士:如何维护香港长期稳定繁荣

来源: 阿根廷华通网   日期:2019-12-06 17:12:22  点击:4779 
分享:
   前香港特区政府中央政策组特邀顾问、(北師大/港浸大)联合国际学院教授关品方博士日前就当前香港动荡局势接受了本网电话专访。以下为专访实录:

    记者:关教授,您如何定义当前香港局势? 

    关教授: 刚开始时还有人摸不着头脑。半年下来,很清楚了。是一次有纲领,有组织的,由外国势力,台独势力和香港内部各种反对势力互动配合,利用逃犯修例事件,充分发挥颜色革命方法,充分利用网络号召威力,在由中美两国貿易战引发的全球两大阵营角力的国际環境下,利用香港深層次的尖锐的阶级和世代矛盾,配合台独明年一月统独对立的选战形势,经过深思熟虑和长期谋划,发起的一次以打击香港一国两制为短期目标,以夺取香港立法和行政的主导权为长期目标的反中乱港的,带有恐怖主义和纳粹主义色彩的社会暴乱。

    记者:当前香港泛民主派和示威者提出的“五大诉求”,香港特区政府是否应该积极回应? 

    关教授:所谓五大訴求,只是阶段性的凝聚反中乱港势力的藉口,关键是所谓真雙普选,剑指区议会,立法会,选委会和行政长官选举,实质是要求治权凌驾主权,两制凌驾一国。日后反对派会因应斗争形势不断添加根本不可能接受的所谓诉求。当前的訴求是解散警隊,可否接受?能否商量?在中美长期角力和港台持续有选举的情况下,香港动乱已成风土病,挥之不去,那末,怎樣可以和反对势力谈什么五大訴求?现時是敌我矛盾,无協商余地。反对派亦心知肚明。

    记者:您认为香港泛民主派在当前局势下扮演了什么角色? 

    关教授:他们拒绝和勇武派/纵暴派割席,为了议席和党派利益,不惜犧牲过去至少在表面上支持一国的原则,现已蜕变为泛黄派,反中国执政党反中国政府反中国人民,不可再称他们为泛民主派,因他们已背棄和平理性非暴力,尊重反对意見,協商共贏,以民为本的民主理念。泛民主派已成投降派,一贯以来只会反对特区政府有效施政,在动乱的过程中不断推波助澜,扮演了让局面不断恶化,暴力不断升级的醜恶角色。

    记者:泛民主派取得了此次区议会选举多数席位,对当前香港局势会产生何种影响? 

    关教授:对所謂泛民主派這个固化的词彙,要重新思考。4成港人支持建制,6成港人反对建制,这个基本盤不会輕易改变。单议席单票制,在碎片化的选区,进行简单少數勝出的制度下,在激进的年輕首投族积极参选的背景下,今次这个选举结果亳不奇怪。勇武派大捷,以后3年的立法会,选委会和特首选举将会受到影响,真双普选的诉求将会震耳欲聋,示威集会遊行暴力破坏仍将持续不断。建制派从来都只是烏合之众,形势毫不樂覌。当前的局势是,泛黄派需要時间消化勝利成果(取得区议会可覌资源),会暫时减少街头暴乱,但绝对不会停止,因已嘗到甜头。这次选票结果说明,主要是市民不满政府无能,无法有效地止暴制乱。要警惕这种不满政府的情绪蔓延。

    记者:您认为解决当前动荡局势的出路在哪里?

    关教授:市民期待中央出手,軟硬兼施,但不是出动解放军或特警。政权交替从来不是易事,特别是民心回帰。97年不费一兵一卒未经流血,豈有如此便宜之事?22年施政有错失,低估敵对势力的长期经营。内因要检討,要全盤策划,重新出发。教育/伝媒/宗教/社工,四大災区。如何抗衡?致力国民教育,官营电台电视,恶補文化历史,舒缓贫富懸殊。要解决主权和治权的主从关係,要解决一国和两制的主从关係。要密切联系群众。要依靠香港本土真正的爱国爱港先锋,给予实质的资源支持。司法权有严重漏洞。国安法要从速订立。時移勢易,现在看来,基本法有四大不足之處,要检討,看如可改善。对年輕人,要有今后二十年长期部署接班的計劃。如不徹底地改弘更张,将贻誤香港今后好几代人,会弄致人心背离,漸行漸遠。具体办法这里不宜多讲。忍将万字平戎策,换取東家种树书。

    记者:您认为香港特区政府应如何解决香港房价、就业、贫富差距等问题,如何维护香港长期稳定繁荣?

    关教授:要停止极端的资本主义和改变放任的市場主义。不可迷信所谓积极不干预的政策。不患寡而患不均。土地/住房/社福/科研/教育/文创/旅遊,全部都政策滞后,不思进取。如何融入大湾区,动作雖大,有姿势,无实际,花拳绣腿。港府(公务员吏治为本)在複雜的国际環境下,根本无能力管治一个全方位开放型的国际大都会,长期缺乏政治领袖,故此,因循守旧不問责,高薪厚禄避实事,离地懒政不作为,招致市民不满。这是暴乱的内因。具体建议很多,不宜在此细述。

    记者:据说您因为一些言论观点遭到香港媒体的“封杀”,原因是什么? 

    关教授:你看我以上的铮言,不被封殺才怪。原因?本人直指問题核心,当政者下不来台。

    记者:感谢您接受本网采访。

    关教授:不客氣。关河征渡時不再,白髮頻添恨無才。携书挾剑空怀志,愧無余力赋登台。 

相关新闻

    暂无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