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华媒广角  >> 查看详情

庆祝美国《伊利华报》创刊17周年专辑

来源: 纽约商务   日期:2020-01-08 06:08:31  点击:7389 
分享:

       不自觉的感动 情不自禁的眼泪

                          浦瑛

     每一年的年底都会回顾一下自己这一年里的成长,我发现了我离开上海时同学们为我举办欢送会的照片,一晃就是28年过去了。我忽然发现了曾经的自己,突然明白“当下”两字,我总是对自己说“把握当下”,我还记得同学为我告别,因为我当时一直借在上海振兴中华读书办公室,那时候我们的领导是曾庆红,这个办公室人员基本都是借来的,有的只有一个星期,而我借在那里几年,那里给我打开视野,原来这个社会有那么多才华出众的人。

     我借在振兴中华读书办让我认识许多当时的名人,像李燕杰,他是共和国四大杰出演讲家之一、《教育艺术》杂志社社长 。李燕杰曾代表国家教育艺术界,出访一百多个国家,演讲3800多场次,轰动海内外。在北京大学建校100周年庆典大会上的演讲,载入了中华史册。2017年,他也离去,我牢记着“当下”2字就此刻是当下,一下却已经成为了过去,还想着马上就要到来的事情是不是那个当下.....

     我常常问自己“我是谁”,我是细胞粒子能量的组成,来美国后,有机会与各个宗教接触,人要吃五谷才能生存,而人的心灵一样也要有精神的粮食,我认知的宗教:上帝讲的是爱,菩萨讲的是慈悲。他们启发教导人们爱他人爱自己,我的师傅说过:这世界没有一样东西是你自己的,连自己都不是自己的,我也明白:有你没有你明天还是明天。

     2020年1月1日,我在唐人街遇到一位伊利华报忠实读者老伯,91岁缅甸华侨,他告诉我:缅甸排华,事情发生在1967年6月,缅甸排华杀掠事件,对于缅甸华侨来说是一场大浩劫。多少人倾家荡产,多少人迁徙流离,而死难者家庭痛苦,读者老伯他父亲拥有40家店铺和40家酒吧,他被迫到了美国来。

      历史资料说事件的導火線,是學生佩掛毛主席像章問題,而其原因主要是由於***人政府實行排外政策,迫使外僑出境,而當時我領使館受林彪極左思潮影響,執行過左政策,實亦有以致之。事件發生後,各地暴徒蠢蠢欲動,欲乘機洗劫一番。當時緬甸共產黨,亦散髮傳單,指出緬政府陷於困境,特製造排華事端,轉移視線,號召人民起來,推翻政府。这事件影响很大,大批华侨撤离缅境,文化人零落星散,而年轻一代,感到愤慨,要寻找途径挽救他们生于斯长于斯的可爱的地方,后果深远。

      我望着老伯,他不要我送他回家,他自己推着车在锻炼,我脑子里突然出现2019年香港******....所有事情的发生都有他的原因,一切也都是人为的,因为没有一个人会知道开始到结果这中间过程会发生多少变化,只有学做一个有智慧的人,少犯一点错误。

    2020年第一天,我来到Life Time健身房,人气鼎盛,我和每一个人想得一样,想在新的一年给自己一个新的方向新目标:健康第一。

    2019跨年的情景还在脑海里浮现:我实在是一个太幸运的人,伊利华报团队精神有始有终信心满满,17年的坚持,二位编辑认真负责,就说跨年,由于临时摄影师生病,我有许多事情都依赖他人,导致一到金太郎饭店我都发傻了。好在有经验的版面设计,还有知道我一定会出状况的儿子,他们都为我想到了,这是多么的默契。还有让我感动的跨年晚餐,陈青杰和小何夫妇特地从哥伦布开车来参加活动,小何与我同一天来美国,后来一起住同一楼,他们住我楼上,他们带着祝福和友情支持我17年,他们夫妇帮伊利华报送了许多年报纸,昨晚在敲响新年钟声后,在大雪中开车回家。

     2020年就是吉祥的开始,1月1日,今日一早,小鲍写了跨年心得:2003年还在学校念书的他来找我,说可以帮助伊利华报,我让他去采访当时来克利夫兰竞选的骆家辉和加州参议院Mike Honda,今天我在他的文章里得知:当时他还刚刚来美国,根本不懂得政治,采访完后,他也不知道这两位老头到底要干什么,他的话让我反思,有的时候我真的不知道别人要我做什么?我站在我的角度在想别人....

    今天2020年第一天,让我明白干了17年的报纸,为什么没有放弃,昨天晚上当于今女儿Anna 第一次拉《我和我的祖国》,这是他外公秦咏诚作曲,汤年发随着琴声开始唱起,一遍,二遍到最后小组唱,我不自觉地感动,情不自禁眼泪,我明白:人的真正财富就是让他人得到利益。

      最后用克利夫兰西边中文学校校长殷余民的微信来结束;2020跨年,伊利华报的主编浦瑛女士在克利夫兰西郊Fairview Park新开张的金太郎(Kintaro)火锅店开了一个高大上的跨年晚会,邀请了大克利夫兰地区的各路精英,我也有幸参加。除了寿司、火锅、蛋糕等应有尽有的美食,专业的小提琴演奏、黑人朋友的演唱、华人的合唱等美妙的音乐,还见到了不少老朋友,又认识了很多新朋友,太开心了。在此感谢浦瑛女士为华人社区和美中友好做出的贡献,祝伊利华报在新的一年越办越好!祝新老朋友们新年快乐!

     而我从办报开始获得了亲情友情双丰收的人。

        欢歌笑语辞旧岁  继往开来迎新年

                              元华

     12月31日晚上,伊利华报和金太郎自助餐馆联合举办了跨年火锅聚餐会,跨年聚餐会选在金太郎在Fairview Park 新开的自助餐馆,应邀和闻讯前来的新老朋友整五十位参加了聚会。

     万分感谢金太郎自助餐馆,当晚他们为来宾提供了丰富而鲜美的菜肴,荤素海鲜各种火锅食材应有尽有,还有做工精致的寿司料理,以及各款色味俱佳的饮料,来宾们吃得十分尽兴。这是他们开张以来招待的第一个有这么多人参加的Party。

      为了这个跨年聚餐会,本报提前十多天就着手筹备,版面编辑程先生制作了由500多张照片组成的幻灯片,与大家一起回忆伊利华报的成长。另外又准备了装饰品、糖果和礼物,提前布置了喜气洋洋具有节日气氛的场地,装置了卡拉OK系统,让多才多艺的嘉宾们大展才艺。大家开心吃喝,放声歌唱,愉快聊天,尽情欢笑。

      

      非常感谢于今先生带着克利夫兰乐队专业提琴手Anna一起来参加跨年活动,Anna拉了一曲由她外公作曲的《我和我的祖国》,在小提琴的演奏声中,汤年发先生、张彤女士郑裕文女士等多位嘉宾深情地引吭高歌。《我和我的祖国》曲调优美,嘉宾们演唱了两次还意犹未尽,场面亲切,令人感动。

      当晚,百佳超市陈老板和夫人也前来助兴,陈老板还与大家分享了他的创业体会,他十分谦逊,他说的一句话让大家印象深刻,他说:在座的各位都是我的老板。也许这是陈老板成功的原因之一吧。这位12年里开了8家大型超市的老板,以前居然从来没有过开超市的经验。他说:压力很大,但是“坚持”让我马不停蹄地跨州开超市。

     晚宴从7点开始,在吃喝玩乐中几个小时悄然而过,当新年的钟声敲响时,来宾们互相拥抱,祝福,共享新年蛋糕,甜甜美美迎来2020年。

     火锅热腾腾,迎新乐融融。歌声情谊好,来年康健顺!

                     感恩《伊利华报》

                             鲍仁君

       昨晚在参加2019年昨天是2019年最后一天,我们全家去了浦瑛伊利华报举办的跨年晚会。

       我刚到美国的时候,在华人超市看到一份中文报纸,就是《伊利华报》。伊利是指克利夫兰周边的伊利湖,不是牛奶或者奶牛的搬运工。到美国之前,我就喜欢写作,编程的同时,还负责公司的内部刊物。根据报纸上留的邮箱,我发了一封邮件,说我现在读书,平时可以帮着报社跑跑腿,采访采访。很快我收到了回复,并且约定了在克利夫兰的丽华餐厅见面。

       跟我见面的,是一个不说先笑,性格爽朗的大姐,就是《伊利华报》的社长浦瑛。

        那个时候,《伊利华报》刚开始办,浦瑛说以前有人搞过报纸,都关张了,她也不知道能干多久,边走边看吧,我可以先帮她写写看。

        2020,是一个新的10年开始,以后出生的孩子,都是20后。在这个一分钟太长,15秒短视频的时代,“年”是个很长的计量单位,更别说10年。

        距离我说的那次见面,已经过去了16年。

       我电脑里,还保留着那时候我参加活动的一张照片,我清新脱俗的民工气质,在那个时候就非常突出。蒲瑛带我认识了很多当地的名人,各行各业的。印象最深刻的,有一次蒲瑛给我电话,有个政客要在唐人街给总统拉选票,你去采访一下。我当时还在实验室,都不知道这人干嘛的,那时候好像还没有车,好在距离学校近。去了之后,两个老头在一个小屋子里等我,其中一个热情饱满的跟我说了一堆理论。我那时候刚到美国的小屁孩,对美国政治只通一窍或者1.5窍,听的云里雾里,稀里糊涂来,稀里糊涂走,当时我还心想,这人看不出来我是个很专业的业务采访者吗?还这么能说。

       回到办公室我一查,此人是前西雅图前州长骆家辉。

       当时有个朋友问我,你采访这个,采访那个,跟你的专业也不相关,折腾这个有钱吗?没钱折腾啥吗,赶紧毕业找工作,才是正道,哪怕去餐馆送外卖也好。我确实也没想过,这个究竟有什么好处,就觉得有意思,可以开拓视野。

      有一次姚明要到克利夫兰打比赛,蒲瑛让我去采访。当时姚明刚到NBA,国内球迷对NBA的关注度呈几乎数增长,催生了《篮球先锋报》等报纸。詹姆斯还是个新秀,关注度远没有现在高。依靠《伊利华报》记者的身份,我去看了几场比赛,有一次赛后我写了一篇稿子,发在了天涯论坛,很快就被删除了,理由是这肯定是盗用《篮球先锋报》驻美记者的稿子。

      我给苏群老师发了一封信,说了一下我当时的情况,希望能给《篮球先锋报》写稿。没想到得到了苏群老师的回信,我激动了半天,因为苏群老师是我在电视上才看到的人物,跟现在小朋友得到什么XO或者EMO的回信一样。苏群老师同意让我尝试写写看,我记得我写的第一篇稿子,《休斯眼角的一滴眼泪》。

      后来,我给《篮球先锋报》,《体坛周报》都写过稿。这么多年,折腾过其他事情,一直到到现在的腾讯。当时和蒲瑛在丽华吃饭的时候,我从来没想过要从事体育相关的工作。

      昨天蒲瑛让我说两句新年感想,我发自肺腑的说,蒲瑛是我的贵人,如果没有蒲瑛,我不会去采访NBA,也不会给苏群老师写信,也不会有我的热爱和工作。我说的虽然真诚,别人听着觉得可能肉麻,蒲瑛就打断了我说的话,说大家都需要一个平台,大家继续努力。

     其实我还有几句,没说出来。回顾跟蒲瑛的见面,过了这么多年,蒲瑛还在办报纸。我自己创过业,知道创业的艰辛,创业公司能活三年五年都不容易,这么多年坚持,需要很多热情和坚持。蒲瑛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热情,乐观,其实很多时候,最需要的是正是热情。很多次碰壁之后,我们往往都会先给自己否定了很多可能。不是每个人都能成马老师,能坚持住自己的三分地,也没那么容易。

     昨晚在参加2019年昨天是2019年最后一天,我们全家去了浦瑛伊利华报举办的跨年晚会。

    我刚到美国的时候,在华人超市看到一份中文报纸,就是《伊利华报》。伊利是指克利夫兰周边的伊利湖,不是牛奶或者奶牛的搬运工。到美国之前,我就喜欢写作,编程的同时,还负责公司的内部刊物。根据报纸上留的邮箱,我发了一封邮件,说我现在读书,平时可以帮着报社跑跑腿,采访采访。很快我收到了回复,并且约定了在克利夫兰的丽华餐厅见面。

   跟我见面的,是一个不说先笑,性格爽朗的大姐,就是《伊利华报》的社长浦瑛。

    那个时候,《伊利华报》刚开始办,浦瑛说以前有人搞过报纸,都关张了,她也不知道能干多久,边走边看吧,我可以先帮她写写看。

    2020,是一个新的10年开始,以后出生的孩子,都是20后。在这个一分钟太长,15秒短视频的时代,“年”是个很长的计量单位,更别说10年。

距离我说的那次见面,已经过去了16年。

   我电脑里,还保留着那时候我参加活动的一张照片,我清新脱俗的民工气在那个时候就非常突出。蒲瑛带我认识了很多当地的名人,各行各业的。印象最深刻的,有一次蒲瑛给我电话,有个政客要在唐人街给总统拉选票,你去采访一下。我当时还在实验室,都不知道这人干嘛的,那时候好像还没有车,好在距离学校近。去了之后,两个老头在一个小屋子里等我,其中一个热情饱满的跟我说了一堆理论。我那时候刚到美国的小屁孩,对美国政治只通一窍或者1.5窍,听的云里雾里,稀里糊涂来,稀里糊涂走,当时我还心想,这人看不出来我是个很专业的业务采访者吗?还这么能说。

         回到办公室我一查,此人是前西雅图前州长骆家辉。

        当时有个朋友问我,你采访这个,采访那个,跟你的专业也不相关,折腾这个有钱吗?没钱折腾啥吗,赶紧毕业找工作,才是正道,哪怕去餐馆送外卖也好。我确实也没想过,这个究竟有什么好处,就觉得有意思,可以开拓视野。

       有一次姚明要到克利夫兰打比赛,蒲瑛让我去采访。当时姚明刚到NBA,国内球迷对NBA的关注度呈几乎数增长,催生了《篮球先锋报》等报纸。詹姆斯还是个新秀,关注度远没有现在高。依靠《伊利华报》记者的身份,我去看了几场比赛,有一次赛后我写了一篇稿子,发在了天涯论坛,很快就被删除了,理由是这肯定是盗用《篮球先锋报》驻美记者的稿子。

      

    我给苏群老师发了一封信,说了一下我当时的情况,希望能给《篮球先锋报》写稿。没想到得到了苏群老师的回信,我激动了半天,因为苏群老师是我在电视上才看到的人物,跟现在小朋友得到什么XO或者EMO的回信一样。苏群老师同意让我尝试写写看,我记得我写的第一篇稿子,《休斯眼角的一滴眼泪》。

    后来,我给《篮球先锋报》,《体坛周报》都写过稿。这么多年,折腾过其他事情,一直到到现在的腾讯。当时和蒲瑛在丽华吃饭的时候,我从来没想过要从事体育相关的工作。

    昨天蒲瑛让我说两句新年感想,我发自肺腑的说,蒲瑛是我的贵人,如果没有蒲瑛,我不会去采访NBA,也不会给苏群老师写信,也不会有我的热爱和工作。我说的虽然真诚,别人听着觉得可能肉麻,蒲瑛就打断了我说的话,说大家都需要一个平台,大家继续努力。

     其实我还有几句,没说出来。回顾跟蒲瑛的见面,过了这么多年,蒲瑛还在办报纸。我自己创过业,知道创业的艰辛,创业公司能活三年五年都不容易,这么多年坚持,需要很多热情和坚持。蒲瑛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热情,乐观,其实很多时候,最需要的是正是热情。很多次碰壁之后,我们往往都会先给自己否定了很多可能。不是每个人都能成马老师,能坚持住自己的三分地,也没那么容易。

相关产品

    暂无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