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非洲新闻  >> 查看详情

聚焦临空经济:欧洲、美洲、非洲的航空大都市引擎

来源: 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日期:2020-11-30 06:23:03  点击:23125 
分享:
John Kasarda/文 Yankee Joe/编译
欧洲:
阿姆斯特丹史基浦机场(Amsterdam Schiphol,AMS)——被称为航空大都市的鼻祖。它在1990年代首次启用“史基浦机场城市品牌”的概念。
其核心区是史基浦中央商务区(CBD),这里的航站楼及附近区域提供了200万平方米的零售、办公楼,微软欧洲总部也在这里,周围还有三座四星级酒店、会议设施、美术馆、赌场、健身俱乐部和餐厅。
这里还有一座4.7万平方米的办公商用服务综合体,距离航站楼仅需10分钟的步行路程,并在2019年底竣工,共有6.5万人在AMS的2787公顷土地工作,其中还包括史基浦中央商务区另外的五个商业/工业区。
史基浦地区发展公司(SADC)属于公私合营,是史基浦更大航空城的先锋。SADC内有几个商业和物流园区,包括史基浦贸易园、总统商业园、史基浦物流园、波拉纳公园、格林公园、阿姆斯特丹奥斯多普商业园和史基浦里克。
Zuidas是一个大型的多功能商业区,距离AMS仅有7分钟里程。那里还有众多荷兰公司总部,著名的Aalsmeer花卉拍卖市场距离这里5分钟车程,每个工作日能卖出2000万多鲜花和装饰植物并送往全球市场。
巴黎戴高乐·布歇尔机场面积达420平方公里,是全球发展最快的机场之一,其中包括17个物流园区、85个商业园区,两个国际一流的会展和会议中心,2019年将有一座12000个客房的酒店。
巴黎戴高乐机场的商业综合体坐落在面积达1340公顷的土地上,致力于开发非航业务,其中酒店、办公楼、零售和分销设备占地约600公顷。总体上看,CDG机场接待了700多家公司,他们雇用了9万多名员工,跻身全球最大的机场城市之列。
从CDG向外延伸,最近已经完成或计划了25个重大商业项目,其中包括国际贸易中心、这是欧洲最大的综合商务和会议综合大楼。这25个项目预计将产生150亿欧元的投资和13万个工作岗位。
法兰克福机场(FRA)和附近地区有1000多家公司,其中最具里程碑的商业体当属“广场”(The Squaire)是一座长达660米,高9层楼的大厦,拥有1万名员工。距离FRA的登机柜台不到10分钟的步行路程。
审计和咨询巨头公司毕马威(KPMG)的欧洲总部占据“广场”4万平米,此外还拥有法兰克福机场公司(机场运营商)的总部,两家酒店、商店和饭店。
法兰克福机场的其他两个组成部分是盖特威花园和面积达75万平方米的门兴霍夫物流园。盖特威花园还拥有3家酒店,以及高等教育、医疗、展览和休闲设施。芒霍夫更是被称为莱茵河-美茵地区在建最大的后勤区域。
法兰克福受保护的森林和周围的绿地限制了航空城市的发展。因此,法兰克福机场服务全球公司和其他公司力求最大程度利用FRA和附近的商业及物流。
芬兰有一座42平方公里的航空城被称为阿维亚波利斯“Aviapolis”,它通过万塔市(HEL驻地),Finavia(机场运营商),房地产公司和当地土地所有者之间的PPP在赫尔辛基机场(HEL)周围开发。
阿维亚波利斯(Aviapolis)拥有重要的酒店集群,包括3座酒店、一个会议中心,占地8.7万平方米的火烈鸟娱乐中心。购物中心占地8.61万平方米拥有1500名员工。赫尔辛基机场世界贸易中心和万塔商业园的7栋办公大楼,雇佣3.5万名员工。
慕尼黑机场(MUC)也在进行机场城市项目,该机场在1号和2号候机楼之间设有一间拥有551间客房的五星级希尔顿酒店,并设有相邻的特别活动区和提供全方位服务的医疗诊所。
MUC同样在50万平方米的土地上建设面向未来的创新园区。从雅典到苏黎世的其他城市机场和航空城(包括曼切斯特、莫斯科多莫杰多沃,布拉格和维也纳等)正在整个欧洲发展。
美洲
在美国,有6个门户机场推动着机场城市和航空城的发展:亚特兰大、达拉斯/沃斯堡,丹佛、底特律、孟菲斯和奥兰多。
经过数十年的休眠期,商业投资正在不断加速。例如2019年,亚特兰大(ATL)机场旅客吞吐量高达1.1亿人次。航空大都市社区吸引了对物流、酒店和公司总部的投资,其中包括保时捷、Chick-fil-A和达美航空。
达拉斯/沃思堡国际机场(DFW)占地1.7万英亩,其外围地区仍是航空城市投资的热土。最近的是占地598英亩的Passport商业园和亚马逊240万平方英尺的处理中心。
在范围更大的DFW航空大都市,充满活力的Las Colinas地区拥有8000多家企业,其中包括7家财富500强全球总部。
距离DFW三英里的高档社区Southlake已经成为全美家庭收入中位数最高的地区之一。绍斯莱克(Southlake)成为高管、经历和航空旅行偏好性人士的偏好之地,证明了航空大都市既是优质住宅,也可以是商业磁铁。
丹佛国际机场(DEN)同样值得期待,它的航站楼和威斯汀酒店相连,这座酒店拥有484间客房、35间套房。
松下的Denver CityNOW项目和盖洛德落基山度假村和会议中心就在DEN之外,这也刺激着航空城的发展。因此围绕DEN和市区相连的机场快线周围的交通导向型项目也在开发中,有超过1000英亩的混合用途航空城项目在开发中。

底特律大都会机场(DTW)是达美航空的枢纽,为一个面临严峻经济挑战的地区提供支持。区域领导人采用大都市模式的多样化来刺激当地经济发展。底特律曾没落过一段时间,亚马逊、通用电气、莫帕尔、彭斯克物流公司的投资开始为这座城市注入新的活力。
底特律地区机场开发公司已经动员了财政资源,并协调了利益相关者,从DTW耗资10亿美元的McNamara航站楼和其中的威斯汀酒店向外扩展了6万英亩。
2013年,达美航空关闭了位于孟菲斯国际机场(MEM)的枢纽。MEM的机场管理局正在对航站楼进行重组,以提高零售、餐饮和旅客服务的效率。
虽然达美航空退出了MEM,但Fedex的世界枢纽仍继续将电子商务、智能电子设备、高价值食品、易腐烂品、药品和医疗设备吸引到周边地区。Fedex宣布在2018年对MEM枢纽进行10亿美元的升级,包括新的分拣和冷链系统,先进的自动化设备将进一步推动MEM的航空大都市功能。
奥兰多国际机场(MCO)周围也在孕育着航空大都市,不仅受到高科技和迪士尼乐园的刺激。它附近的诺娜湖智能城市面积达到1.08万英亩。诺娜湖(Lake Nona)拥有医疗城,这是一个生命科学区。在过去三年,这个蓬勃发展的机场边缘城市建立了世界一流的国际体育和表演区域,由美国网球协会的国家校园和PGA锦标赛高尔夫球场领导。
MCO也吸引了大公司前来投资,例如毕马威(KPMG)耗资4.5亿美元,建立了占地80万平方英尺的全球培训中心,用来培训审计和咨询专业员工。
加拿大机场城市:艾伯塔省埃德蒙顿市和温哥华市处于航空城发展的最前线。虽然环保人士仍在抗议该项目,多伦多依然提议在第二个主要商业机场周围兴建大型航空城。
十年前,南美的航空大都市取得可喜成绩。尤其是巴拿马城的Tocumen和巴西的贝洛奥里藏特国际机场,但是最近的政治和经济动荡阻碍了其进步。
同样,2018年年底,墨西哥新当选总统下令突然取消了墨西哥城耗资130亿美元的国际机场,这是根据机场城市和航空大都市原则在市中心东北14英里修建的大型机场。
因此,墨西哥城机场管理局在2019年向承包商赔偿了45亿美元。
非洲和中东
南非的约翰内斯堡和德班地区正在进行两个航空城项目。约翰内斯堡国际机场(JNB)上正在形成一个由三个主要商业区组成的机场城市。根据2015年完成的总体规划,埃库鲁莱尼大都会市建设将沿着JNB 30公里半径向外延伸。
德班航空城位于德班市区以北35公里的沙卡国王国际机场(KSIA)中心。德班贸易区和德班贸易城在2017-2020年吸引投资,其中德班贸易区是一个物流导向的综合体,占据了KSIA的主要部分。
KSIA辐射约8000公顷可开发土地。截至2019年,德班航空城计划开发4200万平方米的商业开发区和13万多个住宅单元。
众多的中东国家对航空业雄心勃勃,他们希望在主要的航空通道建设航空大都市,例如阿布扎比、埃及、伊朗、沙特阿拉伯、土耳其和卡塔尔发展机场城市,但迪拜却希望步步为营。
机场城市的功能主要集中在迪拜国际机场(DXB),这是国际旅客最繁忙的门户。3号航站楼主要服务于旗舰航空公司——阿联酋航空,其本身就是一座机场城市,拥有世界一流的免税商店、四星级和五星级酒店,休闲设施和可与某些中型机场航站楼媲美的阿联酋商务舱。
DXB的69.1万平方米免税区提供配送中心,办公室和轻工制造业,以及1万平方米的温控易腐品中心。
迪拜的第二国际机场(AI Maktoum)在2013年为旅客提供服务,它是一个占地145平方公里的专用机场,位于迪拜南部,该机场最初被设想为世界上最繁忙的机场,旨在驱动周边八个航空城市地区,重点关注航空业、物流、住宅、高尔夫、商业、展览和迪拜工业园区。
到2019年,迪拜南部的1200家公司开始运营。但是,由于过去两年阿联酋航空的增长放缓,将DXB的大部分客运量转移到AI Maktoum的计算陷入僵局。迪拜南部的商业发展可能会受到影响。
冠状病毒和航空危机的影响
2020年新型冠状病毒大流行进一步减缓了迪拜南部的发展进度,随着2020年世博会的推迟,迪拜南部也有了新的发展进度表。
至少在短期内,新冠病毒的流行导致航空业的崩溃,这也严重阻碍了航空相关产业的发展。
2020年4月,很多国家间的航班量比去年同期减少了90%,全球的航站楼几乎空了,周围商业区的投资计划也停滞了。
然而,就像2003年SARS、2008年~2009年的严重经济衰退一样。航空市场也会随着病毒的消退走上修复行情,并超越历史。
因此,共同构成航空城的商业机场和外围经济区将恢复21世纪作为现代商业磁铁和大都市区经济催化剂的作用。
不能忘记的是,航空公司、机场和航空城市密不可分,它们的增长代表着长期的结构趋势。这些长期趋势将持续存在,并且不会因一两年的下行周期而逆转。
人们和企业的需求所决定,21世纪仍是航空世纪。机场、航空大都市也将变得越来越重要。喜欢此内容的人还喜欢
原标题:《聚焦临空经济:欧洲、美洲、非洲的航空大都市引擎》
 

相关新闻

    暂无信息